【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04)【作者:sameprice】   人妻小说 
字数:51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1(第4幕)
           
             4-催眠下的自慰

  太阳东升,坐落于湖边的别墅则还像往常般幽静安宁,而在栽培室里,金发蓝眼的安琪拉在摆弄完最后一具盆栽后,有条不紊地走向了洗手盆,伴随着哗啦啦的流水声,杰奎琳的女儿在洗完擦干双手,迈着轻松的步伐走出这里,继而离开住宅,走向了细腻柔软的湖边沙滩。

  打自童年懂事时,安琪拉便随帮工的母亲在伊晓家住了下来,还在别墅后的这座湖里游过泳,所以这片湖光风景到底有多美丽,她自然不会不清楚——对她来讲,在工作完成后的闲余之时,来这片沙滩上闲逛休息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本着这样的目的,安琪拉漫不经心地在沙滩上来回漫步起来,留下层层脚印,而当她在眺望水天一色的远方之时,黛眉下那对清澈明亮如蓝灰星石的眼睛更是毫不吝啬地流露出对当下美景的惊叹,不过,在她转移其视线,注意到另一连串在沙滩上所留的脚印后,那对看似无任何杂质遗存的星眸却不知为何泛起了一丝莫名的邪魅。

  「芮雪,相信你已经看到了某些意想不到的东西,是吧?」自言自语间,安琪拉的嘴角处赫然浮现起一丝不怀好意的邪魅微笑。

  同一个湖泊,一样动人的湖光景色,可就在这片沙滩的另一端,却上演着极为邪淫羞耻之事,但见眼神空洞,宛若失了灵魂的洁芮雪终于将洁净的双手伸了自己的衣带,在公公博尔巴与女仆杰奎琳面前一步步暴露出自己那洁白无瑕的迷人胴体。

  在出发前去观赏湖光风景之前,洁芮雪所选的衣着为一件白领粉底的丝质中袖休闲上衣,外加一条将自身长腿衬托得利落挺拔的白色休闲长裤,脚上则蹬着一双时尚油亮的女装皮鞋,毫无疑问的是,这套富有时尚气息的休闲套装自是将她衬得无比的英姿动人。

  伴随着一阵宽衣解带式的手起手落,富有名气的言情小说家机械木讷般地将这套碍事的休闲套装尽数褪去,外加自己的鞋袜,展露出半裸下的曲致妙曼肉躯,其身上的那套三点式性感紫蓝内衣也随之将这位新婚人妻蒙上另一种撩人风情,可在这股撩人风情所的背后,又足可隐约察觉到一种生硬与空洞,这是深度催眠所带来的负面后果,而作为被催眠对象的洁芮雪,还没有完全释放出自己作为淫魅荡女所该有的淫欲奴性,她还需要更多潜移默化的精神暗示才行,对于这一点,博尔巴也是心知肚明的。

  另一方面,在博尔巴身旁的杰奎琳也在心底不时地点赞着洁芮雪的容貌与身材,觉得主人所选的驯服对象还真是极品一枚,丝毫不比自己逊色,应该说,甚至乎比之自己还要来得更有所魅力……没错,对方的胸围与臀围固然没有自己的来得那般丰腴妖娆,但配合着更为矫健平直的腹肌及狭窄有力的腰部,外加那对分外挺拔修长的玉腿,整个人的身材曲线却更显得匀称协调且高挑矫健,再加上其他方面,怪不得主人在伊晓诚的婚礼过后会对这位新婚人妻念念不忘,非下定决心将她征服在胯下不可。

  在褪去全身外衣之后,洁芮雪先是迟疑片刻,脸上流露出迷惑的神情,然而未及片刻,其欲望横陈的脸上便泛起更具挑逗意味的媚笑,停下来的双手也随之往后背伸向了自己的胸罩,不过在这更进一步的关头,却传来了博尔巴那陌生到骇人的低沉嗓音:「芮雪,到沙滩席上对着我的大黑鸡巴自慰吧,相信那样会更方便。」

  「公公,你对我真是关心,说实在的,我还真有些担心在沙滩上自慰会让细沙弄脏我的下面呢。」

  洁芮雪听罢,其回应对方的娇媚语气赫然带上一丝扭曲的感激,也让这场还没开始的自慰更添淫欲的氛围,与此同时,领会博尔巴意思的杰奎琳也相视一笑,利落万分地让出沙滩席了,当然,别误会了,她对洁芮雪可没有半点妒忌,相反还对主人能不久后拥有这样品质出众的性奴而感到由衷的高兴,也许是因要目睹到春宫淫戏而兴奋,这位成熟的美艳女仆其狼藉一片的隐秘胯下又变得淫湿起来,从而流露出些许透着欲望的浑浊阴汁。

  「杰奎琳,多谢你。」洁芮雪先是风情万种地拨弄了下自己齐肩的乌黑秀发,而后便宛若一位喜好展示自己身体一切的欲望娇娃一般,媚眼如丝但眼神空洞,且迈着优雅轻佻的步伐走上了沙滩席,而后用喜爱的目光盯向公公的胯间巨屌,继续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胸罩。

  在一阵轻浮的手起手落中,尺度不甚暴露的紫蓝色内衣也被女主人自己逐一剥去,将遮掩下的最后隐私部位暴露在博尔巴面前,无论是点缀着娇媚乳头的圆润乳房,还是透着饱满唇肉的娇红阴道皆没有幸免。然而,迎着对方那宛若要吞噬一切的深邃目光,有如人肉傀儡的洁芮雪却表现得更为迷情动人,但见她先是伸出醇香肉舌,舔了一下自己竖起来的右手中指,而后便眼带魅惑目光,在沙滩席上双膝跪下,然后左手数指并拢,拨开两片早已淫湿已久的香艳阴唇,向里面探了进去,与此同时,她的右手也没有闲着,跟随者自己的呻吟节奏,不住地爱抚,挤压与揉捻着自己的诱人右乳。

  「啊……啊……」洁芮雪不住地动情娇喘呻吟着,其矫健有力的腰肢与挺翘浑厚的雪臀也有如缠人的灵巧欲蛇来回摆动着,她的神态与姿势虽带着莫名的空虚木讷,但也足以撩人心扉,可在神色漠然的博尔巴的看来,还得加一点东西才能更好地烘托在场的淫欲气氛,本着这样的想法,黑色公公骤然问道:「芮雪,说出你脑海里的性幻想吧,这样你能自慰得更为自在。」

  「可……这也太……难为情了……好像也对不起伊晓诚……啊……啊……」洁芮雪那沉溺于幻想快感中的媚然神情中悄然浮现起一丝为难与愧疚,但就像她先前所经历的为难与纠结一样,注定会在黑色公公的一番话语劝解下悄然释怀。
  「可伊晓诚并不在这,不是吗?况且你已经在我面前自慰了,难道你还怕把自己的性幻想给说出来?」果不其然,空气中响起了扭曲逻辑的劝解之言。
  「公公……这……啊……啊……」洁芮雪虽还在坚持,但那份空洞的矜持早就显得摇摇欲坠,即将被欲望的洪流所吞没,而且伴随着她那愈发动情高亢的呻吟之音,也可看得出其抽插淫湿阴道的手指变得更为急促起来,从而带出阵阵欲流不止的浑浊淫水……

  而后,伴随着一阵急促高亢的呻吟声到来,被深度催眠的新婚人妻终于奔溃了,她也随之道出了自己脑海里所想的性爱幻想:「诚,你的鸡巴也不算小了,可在公公的大黑鸡巴面前就啥都不是了,连他长度的一半都没有,其耐久度更是短得可怜……」

  「……以往每次在跟你做爱时,我总有些不尽兴,却不知道为什么,但在今天看了公公与杰奎琳做爱的情景后,终于知道为什么了,原因就是你的阳具还不够大,无法给我带来更多的快感……啊……啊……」

  洁芮雪话在讲,手在动,空洞却动情的脸上赫然浮现出沉醉于幻想的神色,而在自己那纤细手指的灵巧挑逗下,点缀在诱人乳晕上的娇红乳头也欲姿勃发地挺翘着,宛若一枚诱人品尝的成熟红果,而在一记接踵而至的空洞呻吟声中,她不禁向后倒了去,即便如此,新婚人妻在迎面仰天高亢呻吟之余,仍不忘用修长矫健的玉腿支撑着欲流不止的阴部与挺翘结实的雪臀,更为巧合的是,那片宛若娇艳花瓣绽放的阴户,却不偏不倚地正对着着博尔巴的深邃目光,且在手指不时的翻动抽插中释放出了更多的蜜汁淫水。

  「啊……啊……诚……你看到你继父的大黑鸡巴没有……真的好长好壮……他……他正在狠狠地操着我呢……真……真的好刺激……啊……啊……」伴随着愈发离谱下流的话语到来,洁芮雪那娇喘不止的欲情呻吟终于去到了最高峰,也预示着全身高潮的到来,与此同时,她那双无比空洞的眼睛也流露出前所未见的喜极而泣,就好像……自己真的突破了道德上的束缚,毫无内疚地背叛丈夫,然后在公公面前心甘情愿地张开自己的大腿,让眼前那根无比强壮的大黑鸡巴狠狠地插了进来,从而令自己那空虚饥渴的阴户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不知在什么时候,自慰结束了,洁芮雪则依然眼神空洞,她先是将深入自己阴道里的左手手指抽出,在抬起来失神地看了看后便放下摊在了身旁,在沙滩席上留下带有浓郁气味的淫湿痕迹,当然,连同左手放下摊在身旁的,还有那只还在抚胸弄乳的右手。就这般,新婚人妻仰天平躺在沙滩席上,神色木讷地仰望着点缀着些许白云的苍蓝天空,整个人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就好比一具待命的木偶而已,直到公公博尔巴俯身来到她跟前,将右手轻放到圆润光华的额头之上。
  「芮雪,你很快便会忘了你自己在我与杰奎琳面前脱光全身衣服,对着我大黑鸡巴自慰的事实,相反,你只会记得你在偷看我与杰奎琳做爱之后,便由于忍受不了全身的欲火,偷偷地跑到了密林里自慰,并幻想着被我的大黑鸡巴操这档子事……而且你在心底承认自己非常喜欢我的大黑鸡巴,所以决定并不打算将我与杰奎琳偷情的事告诉其他任何人,包括你的婆婆伊晓岚月,你的丈夫伊晓诚,还有你的好友安琪拉……好了,我的嘱咐完了。」

  说着,博尔巴面带森然笑意地收回自己的右手,站了起来,并暗示着自己的儿媳去做该做的事。

  稍一会儿,便正如这位巨阳黑魔所说的那样,但见洁芮雪依然神色漠然地站起身,在以无比空洞的眼神看了看眼前的两人后,然后便机械般地拾起先前被褪落在地的衣物,将其一一穿戴好,迈着零碎死板的步伐走进了沙滩旁的密林里,继而消失在对方的视线里,就好像自己没来过这片沙滩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缓慢行进中的新婚人妻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她洁白光滑的脸颊则重新泛起了欲望的春潮,全身也像在某种邪恶力量的操控下而微微颤抖,而且仅在片刻之后,洁芮雪便开始了二度宽衣解带,虽然她的眼神依然是那般的空虚而木然,但其乌黑瞳孔的深处已然泛起了一丝灵动的自我,就好像她的灵魂已然苏醒,整个人也宛若从黑色公公所施加的深度催眠中走了出来。

  与上一次在他人面前自慰之时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洁芮雪仅是半解罗裳,并没把随身所穿的紫蓝内衣给褪下,因为她开始感觉到羞耻,所以自然而然会注意身上衣物的多寡,况且这仅是场自慰而已,还用得着脱光全身衣物吗,仅靠自己灵巧的双手不就可以摸进衣物与肌肤间的空隙,前去触摸让自己兴奋无比的敏感私处么?

  很快,在这片空无一人,宛若只有洁芮雪存在的密林某处,又弥漫而起动情且压抑的呻吟声,伴随着深入阴道手指的快速进入,富有名气的言情小说家脸上的跎红晚霞也是燃烧地愈发浓烈,显得霎时诱人,更为重要的是,她这次的姿态与动作在显得无比撩人之余,还透着一股彰显着真实自我的欲望,就好像是自己是真的因为目睹了博尔巴的偷情之举而欲火焚身,所以不得不偷偷离开,找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停下来自慰,并幻想着自己在黑色公公的胯下呻吟不止,缠绵承欢,被那根无比雄伟的大黑鸡巴送上从未有过的愉悦巅峰……

  是夜,残月当空,星空黯淡,晚餐在伊晓家的郊野别墅里按时进行,鉴于有两人在镇外因生意之事无法按时赶回家,所以安琪拉这次理所当然只准备了四人份。不得不说,热腾腾的饭菜还是像以往般香气扑鼻,诱人迷醉,完全不失水准,但用餐的气氛却大不如以前,怎么说了,便是透着一股明眼人都看得出的隔阂与距离,打自目睹公公与好友之母的偷情之举后,洁芮雪便暗自打算与这两人尽量疏远,她真的很难想象对方在大白天干过那档子羞耻之事后,还能在当天的晚餐中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或许……那两人已经偷情过好多次了,早就炼成一幅厚脸皮了,不过说真的,博尔巴的大黑鸡巴真的好粗好长,尺寸也着实来得无比巨伟,如果伊晓诚也能有这么一根强大的阳具就好了。

  遐想中,洁芮雪的洁白脸颊不免流露出一丝惹火的绯红,整个人在有所分神之余,其专注的眼神也透出一丝失神,直到好友安琪拉忽如其来的一阵询问才令她回过神来,避免了一阵小小的失态。

  「在想什么呢,大作家?」金发蓝眼的安琪拉面带顽皮微笑,好奇地问着。
  「在为陷入写作瓶颈烦恼而已,感觉最近都没有好的题材。」洁芮雪苦笑了下,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与此同时,她看向与自己一起同桌用餐的博尔巴与杰奎琳,发觉这两人在微笑细语交谈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先前的微小失神,顿时在心底松了一口气。

  「是吗?那就转换转换思路,试试写情色小说,题材我也给你想好了,比如母女俩共侍一男。」说着,安琪拉风趣一笑,低头喝了口汤,意图避开好友的目光。

  「安琪拉……」杰奎琳立刻反应过来,狠瞪了自己女儿一眼,而后满面歉意地对洁芮雪说道,「请你别在意,我女儿虽然有20岁出头了,可有时就像个顽皮的小孩。」

  「没事,我并不在意。」洁芮雪客套地回应着,然而出于对眼前这位美熟女仆的不甚信任,她的释怀微笑都显得有些勉强,之后,整个饭局便陷入了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我吃饱了,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上楼休息了。」

  说着,洁芮雪擦了擦自己的嘴唇,首先动身离开了座椅,而在目视她离开后,博尔巴也表示自己已经吃饱,需要回房休息,不过在离开餐桌之前,他却颇有意味地对安琪拉说道:「安琪拉,你待会到我房里来一下。」

  安琪拉听罢,并无当面回应,只颇为顽皮地向博尔巴抛了个情趣的媚眼,而待这位魁梧的黑色男子离开后,偌大的餐间便只剩下她与自己的母亲了。

  「母女俩共侍一男……安琪拉,这事还是别让芮雪过早知道为好,免得令她对主人心生过强的逆反心理。」杰奎琳眉头微皱,面露忧虑之色。

  「妈妈,放心啦,芮雪的联想能力还没有那么丰富,再说了,你我都是博尔巴的性奴这事,她不是终有一天会知道吗?」安琪拉的语气显得漫不经心,就好像没把母亲的提醒放在心上一样,而后,她更是轻松惬意地转移话题,问道,「妈妈,难道你今天上午还没有让主人尽兴?」

  「安琪拉,你也知道,单靠一人是很难彻底满足主人的性欲,所以……」杰奎琳面色微红,后面的话不再说下去,原本专注的眼神也变得有所含糊不定,
  「所以就由妈妈你收拾饭桌吧,我吗?就先去陪主人了。」

  话毕,安琪拉面泛一阵轻快的笑意,动身离了去,就宛若一只夜猫般灵动。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