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星(神)改编】(24)【作者:剑君13恨】   人妻小说 
字数:128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熊熊、辜莞允之间四角恋情(上)

  今天陈总出去买东西,虽然公司目前运作已经慢慢恢复正常,今天要去拜访一些衣服厂商,询问明年合作的事情,这时候他走到一间衣服批发商这边看到一个认识的人,他走过去看,心想:「那个不是阿义吗?他不是在当熊熊助理,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阿义就是昔日陈总的手下,只是一个手下而已,所以当他递辞呈给陈总,陈总并没有任何犹豫,因为那时他和熊熊有睡过,后来当熊熊助理,但过了好久,现在他居然在批发商这边批发衣服,让陈总有点惊讶。

  阿义把衣服搬上车后,准备将衣服批发给厂商,到了门口看到陈总站在外面,於是跟其他人交代等他一下,先走出去外面。

  陈总关心说:「阿义,很久不见了。」阿义说:「是阿!大约有一年多没见了吧!我都有在新闻关注陈总消息,现在你过得好吧!」

  陈总说:「我很好,不过听说你不是在当熊熊助理,怎么现在在这里当批发商?」

  阿义说:「世事难料,原本是这样的没错,但由於之前颱风关系,将我家的工厂给吹倒了,导致经济严重,所以后来我就和熊熊说我要辞职,根朋友来这边当批发商,这边一个月至少有三、四万左右,加上我家人还有工作,经济现在免强过得去。」

  陈总说:「原来如此,话说回来你现在还有和熊熊在联络吗?」阿义说:「以前离职的时候还有在联络,现在却比较少了。」

  陈总说:「她现在根一个叫做阿明的人在一起,而那个阿明也是J先生的得力助手之一,难道你都不想把她抢回来吗?」

  阿义说:「现在得我哪有那个经济能力,更何况她幸福就好了。」陈总说:「你都这样说了,我能说什么,祝你保重。」

  说完陈总就离开了,阿义也和其他人员去把衣服拿去卖。

  而今天早上熊熊没有工作,阿明也是上大夜班,两人早上去逛百货公司,熊熊说:「现在J大哥那边好像都没什么动静。」

  阿明说:「陈总从出来后就都没有动作,阿全也正在补习中,所以J先生和大吉就努力的接建筑案,努力工作着。」

  熊熊说:「看样子这阵子陈总没有出手,反而让大家比较清心。」阿明点点头。

  进去百货公司里面,熊熊去看化妆品,女生吗!难免都爱保养,而且前面还有化妆品的保养活动,有买就有折扣,熊熊开心得去看,熊熊开心说:「阿明,那瓶香水组只要两千而已,而且买了还可以搭赠一个口红,人家好想要。」熊熊用很嗲的声音去拜託阿明,阿明说:「好,买给你。」阿明掏出两千元给工作人员,然后办活动的女主持人将香水组和口红拿给阿明。

  女主持人转过来,阿明暗想:「居然是她,想不到在这里办活动。」没想到化妆品保养活动除了SHOWGIRL以外,女主持人居然是辜莞允,想到辜莞允,阿明想起台中和她发生得一切,回来后虽然还有联络,但最近她要拍摄新的写真集,就比较少联络,所以阿明也没和熊熊提起,没想到她居然在这里。
  辜莞允看到阿明,也是很开心,但这里是百货公司不能太过张扬,辜莞允说:「这位先生,这是你所买得香水组和搭赠的口红一支。」阿明把东西接过手后,熊熊开心走过去挽着手说:「阿明,我就知道你人最好了。」辜莞允看到熊熊和阿明两人亲密互动,一种醋意涌上心头。

  接着举起麦克风说:「这位先生是第一位买香水组的,所以我们刚才有说只要有人买这香水组的,就可以我身旁的SHOWGIRL互动,不过这位先生是第一位买得,所以给他一个福利,他可以和小允我本人亲自互动,而互动得项目共六项,在这个骰子里,由这位先生骰,看骰到什么,我就和他互动什么。」
  听到这里熊熊暗想:「她是辜莞允,为什么她突然要和阿明互动,百货公司的化妆品保养活动应该没有这个项目的。」查觉到有危机意识的熊熊感觉到很奇怪,但是却说不出来,阿明拿了骰子后一骰,结果骰子骰到「磨鼻子十秒」,辜莞允说:「那就请这位先生和我磨鼻子十秒钟。」

  阿明就上前去和辜莞允两人鼻子互磨着,熊熊看得也很不是滋味,十秒钟磨完后辜莞允小声在她耳边说:「我晚上有空在传讯息给你。」阿明恩了一声后,就和熊熊离开了。两人离开百货公司后,熊熊说:「你刚才好像和辜莞允磨鼻子很开心吗!」

  阿明说:「有吗!而且你们不是很熟?不都是宅男女神?」

  熊熊说:「哪有,虽然都列为宅男女神,但我和辜莞允没那么熟,就像我和景岚很好,她和景岚也没有交情,是这样道理。」

  阿明说:「原来如此。」熊熊说:「好啦!我等等有工作要先离开了。」阿明说:「我送你过去好了。」熊熊说:「不用,我坐车就好了。」熊熊栏了计程车后就坐车离开了。

  阿明暗想:「这两个女得该不会在互相吃醋吧!算了,不要多想,先回去好了。」阿明拿着香水组拿到熊熊家里。坐上计程车的熊熊暗想:「刚才真是不应该跟阿明赌气,现在坐上车子却不知道要去哪里。」熊熊请司机在旁边停车,付完钱后就下车自己去走走了。

  走着走着「来喔!一件衣服一百五十。」熊熊走去一看,「阿义!」没想到熊熊居然在这边看到阿义正在和其他人卖衣服。两人走到一旁说:「阿义,没想到你现在摆路边摊,我只听你说要批发衣服而已,没想到居然还要卖。」阿义说:「没办法,要过生活,总要多一点收入。」熊熊说:「你现在过得好吗?」阿义说:「还不错,你呢?听说你交了男朋友,恭喜你。」

  熊熊说:「那你呢?有交女朋友吗?」阿义说:「我现在这样子状况,会有人喜欢我吗?更何况我的心意你一直明白得。」

  熊熊说:「阿义,其实你人也不错的。」阿义说:「我们不要说这个,晚上有空吗?要不要吃个饭,顺便带你男友一起来。」

  熊熊说:「我在问他。」阿义点点头后,熊熊就先离开了。

  一旁暗中偷窥得陈总想着:「看阿义样子,分别是放不下熊熊,但我有何尝能够放得下她呢?我有本事叫他去争取,我却没有本事说服我自己在去努力争取过,以前得我不是很意气风发,为何从牢里出来后,我却变成了一个很畏事的人。算了,这件事情我还是别出手好了。」

  熊熊回家后打电话给阿明说阿义晚上要约吃饭,结果阿明说晚上已经有约了,熊熊只好作罢,自己一个人赴约。到了晚上后,熊熊穿了一件洋装和短裙,阿义传了吃饭住址给她,坐上车子到达后是一间居酒屋,进去里面后,才知道居酒屋是日式的,都有包厢。

  进去最里面包厢后,阿义问说:「熊熊,你男友呢?」熊熊说:「他今天晚上有约,不能来。」阿义说:「那算了,我们点餐吧!」

  阿义点了东西后,在加上清酒,两人边吃边聊天,也不知喝了多少,熊熊说:「我去上一下厕所。」阿义点头,熊熊去上了厕所后,上完厕所却听到旁边包厢有阿明声音。

  熊熊走过去看,只听到阿明说:「虽然我们从台中回来后,比较少联络,但是有事情你还是可以找我。」

  熊熊暗想:「阿明是和谁在这边吃饭。」眼睛在转另一边,没想到是辜莞允,辜莞允说:「你说的喔!那晚上你可以陪我吗?」

  阿明说:「晚上我要上班,而且我有女朋友了。」

  辜莞允说:「熊熊,我白天看到你们互动很亲密,所以我才故意对其他人说你是第一个买香水组的,我也想和你互动。」

  熊熊心中醋意出现,暗想:「没想到阿明和辜莞允认识,都不告诉我。」
  结果熊熊回到了自己的包厢,阿义说:「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熊熊说:「没有。」阿义说:「你不想说我也不免强你。」

  熊熊喝了两杯清酒,稍微有点醉了,阿义说:「我送你回去吧!」熊熊说:「不要,我不要回去,我要继续喝。」熊熊拿着清酒继续喝,但阿义不要在让她喝下去了。

  熊熊倒在桌子上,阿义没办法准备扛着她回去,但看着醉倒的熊熊,阿义抚摸了她的脸说:「熊熊,你可知道我一直都好想你。」

  熊熊睁开眼,但已经醉得她眼神模糊把阿义当成阿明,然后亲吻了下去,虽然阿义想要争脱,但是看着熊熊,就算一次也好,就算不能得到心,但至少也要一亲芳泽才甘心,於是和熊熊在居酒屋包厢里面互吻了起来。

  「恩恩………嗯哼……我好热,身体好热阿!」

  发出呻吟的熊熊将洋装脱掉,阿义也把衣服给脱掉,脱下熊熊内裤后,低下头舔着她得阴道,双手弹着她得双奶,让熊熊发出呻吟声,身体扭动不停,阿义也逐渐兴奋了起来,因为他不知道有多久没和熊熊做过这种事情了。

  「喔………下面被舔得好养,好奇怪阿……而且那边好湿,舌头舔得我好养阿………阿哈………喔喔……好棒,拜託你继续舔……阿明……欧欧……熊熊被舔得好爽……阿哈……喔喔喔………舌头还在阴到这边上下舔着………嗯哼………双手还弹着我的双奶头………阿阿………受不了…人家会受不了」

  阿义说:「熊熊,我有多久没有看到你这样子了,这样又ㄋㄞ又嗲的呻吟,我好久没看到了,今天就让我好好让你爽吧!」

  阿义将熊熊拉起来后,两人互吻着,然后把桌上东西都摆在旁边,把熊熊压在桌上,然后压着她的头含自己肉棒。

  「嗯哼………嗯哼……你的肉棒好大阿……阿……好棒,好大的肉棒………嗯哼……………嗯哼………喔喔………」

  阿义说:「你含得我好深阿!」接着就是阿义展开行动了,熊熊开始舔着阿义的身体,表情非常的抚媚,阿义躺在地上享受着。

  阿义说:「熊熊,能够看到你这样子,我真是兴奋阿!」舔完后熊熊摸着那肉棒说:「我可以插吗?」阿义说:「自己动。」

  熊熊就坐在肉棒上面后,边自己上下抽动,边摸着胸部。

  「阿阿………肉棒好大,可是肉棒插得熊熊爽爽死………阿阿………欧齁…………胸部还自己摸着……嗯哼……这样子自己动好棒好爽阿………喔喔………嗯哼………阿阿阿……人家好爽……欧……喔喔……肉棒在我里面抽动,非常躁动………喔喔喔……阿阿………嗯哼………熊熊爽死了……在多插熊熊小穴一点……喔」

  「你是阿义!」因为自己抽动太过激烈,让熊熊酒醒了,阿义说:「熊熊,对不起,我情不自禁才会这样的。」

  熊熊有点尴尬说:「我知道,我们都成年了,但这里是居酒屋,不然我们去旅馆好了。」没想到熊熊居然会提出这样要求,有可能是看到阿明和辜莞允在吃饭,心中一时醋意,所以找别的男人上床,而且这男人还是喜欢自己的。

  到了旅馆后,还没等阿义准备,熊熊自己就先扑上去了,两人在床上激吻,阿义的手还不断摸着熊熊屁股,两人脱下衣服后,阿义走到床下,将熊熊得脚抬高,然后肉棒插下去后,抓紧熊熊得脚不断前后抽动,非常激烈,让熊熊淫叫声发嗲不停,阿义说:「怎么样,很刺激吧!」熊熊说:「太激烈了。」

  「欧欧欧……这样太激烈了,小穴会承受不住…………欧阿阿………嗯哼………好棒,肉棒插进来了………嗯哼………根阿明的一样粗一样大,让熊熊好爽阿………喔喔喔………嗯哼………在继续来,不要停阿………喔喔喔………这样激烈让人家胸部不断晃动……阿阿阿……激烈的爽死熊熊了阿………喔喔」
  阿义说:「等等还会更刺激。」阿义将熊熊双脚抬在自己肩膀上,熊熊整个人成半空中状态,双手扶着墙壁,熊熊说:「阿义,几年没见,技术变得很纯熟。」阿义说:「根你男友比如何?」熊熊说:「如果我说他比你好,你今晚会不会干死我?」

  阿义说:「会。」熊熊说:「那今晚你就干死我吧!因为他真得比你好。」阿义淫笑着,然后肉棒就开始抽插着小穴。

  「肉棒好大好粗阿!这样姿势太过刺激了…………喔喔喔……好爽好棒,在半空中这样被抽插,熊熊受不了………喔喔喔………嗯哼………好爽,肉棒插得我好爽……阿阿………阿义好厉害,比以前更厉害了………喔喔喔………好爽,人家好爽阿……嗯哼……干死我…继续抽插小穴……用力干死我………喔喔喔」
  「唉阿……ㄜ阿……天阿!你得肉棒好大………喔喔喔……嗯哼……好爽好棒阿………继续抽插我不要停,拜託你不要停……喔喔阿………嗯哼……好棒好爽阿……你干得好用力……用力的用肉棒继续干我……阿阿阿………嗯哼……好爽………棒死我了………喔喔……欧欧欧………好棒阿……好爽好爽……熊熊爽死了」

  呻吟声非常ㄋㄞ得熊熊让阿义非常兴奋,抽插完后将熊熊丢在床上,在扑上去舔着她得奶头,熊熊说:「你还是根以前爱舔我的奶。」阿义说:「谁叫你的奶那么大,让我好想吸。」熊熊脸红说:「你还是根以前一样在床上很讨人厌。」阿义笑笑得,然后肉棒插进去熊熊小穴里面用力抽插。

  「又来了,小穴又被插入了………喔喔………嗯哼…………好爽好棒,而且好用力阿…………喔喔喔……熊熊被你的肉棒干的好爽……欧……嗯哼……你的肉棒把小穴抽插得好爽好棒………我还想要阿……喔喔喔……嗯哼………继续干我………用力的干我………阿阿阿……熊熊的小穴很欠操……喔喔喔」

  「好爽阿………比刚才更加爽死熊熊了…………里面都啪啪声音的……欧欧欧……唉呀!插到深处了……喔………又舔我奶头,人家会受不了………欧欧………好爽好棒阿………阿阿阿………好激烈………比刚才更激烈了………阿阿阿………好爽好棒阿……嗯哼………好爽………干死熊熊………喔喔……用你得肉棒干死熊熊」

  阿义说:「等等要高潮了喔!」熊熊点点头,然后阿义紧贴着熊熊,边抽插边互吻,此刻都感受到对方的肉体温度。

  「ㄜㄜ阿……好用力,爽死人家了阿………喔喔……好爽好棒阿………喔喔喔………你的肉棒干死熊熊了,人家好爽阿………棒死了,人家小穴被插得好爽……喔喔喔………人家要去了……喔……爽到快要高潮了……阿阿阿……要去了……要去了………喔………熊熊高潮了」

  阿义将熊熊抽插到高潮后,肉棒拔出来将精液射在旁边,看得出来对熊熊还是很尊重的,阿义说:「熊熊,谢谢你还肯跟我做爱,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子的激烈了。」熊熊说:「我也要感谢你陪我阿!你也是我生命中的朋友。」阿义笑笑得然后吻着熊熊。

  隔天一早,两人前后出门后都做各自的事情,熊熊今天有通告所以要去录影,阿义也要去批发衣服,走在路上,阿义在便利商店看到一个男店员和一个身材很好女生在说话,拿着手机比对,那个店员就是阿明,旁边那女生就是辜莞允,两人感觉很亲密,又想起昨晚熊熊在居酒屋上完厕所就喝清酒,该不会这两人昨晚也在居酒屋。

  阿明出去扫地,阿义愤怒走过去说:「你就是阿明吧!熊熊的男朋友。」阿明说:「是阿!我是,怎么了吗?」

  阿义怒气说:「还敢问我怎么了,你已经有女朋友的人,又是个宅男女神,结果你现在又去勾搭另一个女神,你想要齐人之福吗?」

  一旁辜莞允看见走出来问说:「请问你又是哪位,虽然阿明是熊熊男友,但并不代表他不可以有女生朋友,不过你根熊熊是什么关系?」

  「我叫做阿义,是之前熊熊的助理,而我也根你承认,我喜欢熊熊,如果你真的想要和辜莞允在一起的话,那就把熊熊让出来。」

  阿义怒斥着,阿明说:「不可能,我是不可能会把她让出来的,而且我和辜莞允也就只是朋友而已,请你不要想太多。」

  阿义冷哼说:「最好是根你说得一样。」说完阿义就离开了。

  离开后辜莞允问说:「阿明,你刚才说我们只是朋友而已,是真的吗?你应该很清楚我的感情。」

  阿明说:「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也是真得喜欢熊熊的,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不想让你们两个人都受伤。」

  辜莞允说:「我明白,我不会逼你的,不管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会尊重你的,我先离开了。」

  阿明点点头,然后阿辜莞允就离开便利商店了,而阿明也担心熊熊所以去摄影棚找她。接着在摄影棚这边,熊熊今天去录影,但整个人有点心不在焉的,暗想:「阿明和辜莞允是什么关系,难道阿明喜欢她吗?但是从百货公司阿明的态度就有点怪怪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问,或许他们也没有什么,只是我一个人在乱想而已。」

  录完影后熊熊拿着包包要回家,走到大马路上要招计程车,接着张立东走过去说:「熊熊,要我载你一程吗吗?我有车子喔!」

  熊熊说:「立东哥,不用麻烦了,我直接坐车回去就好了。」对於张立东突然出现熊熊抱着一丝提防他得心,因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张立东奸笑说:「不要这样子吗!我有好东西要给你看。」

  张立东把他手机拿出来后,给熊熊看了影片,熊熊看了非常震惊,因为两个影片其中一个是之前她和阿明做爱影片,另一支影片就是昨天她和阿义的影片,熊熊质问说:「你为什么会有这两段影片,你跟踪我?」张立东说:「你不要管这影片从哪来的,我没想到你也会有做这种事时候,看来你也很渴望男人,如果你不想要影片流出去的话,我想今晚你应该会好好陪我吧!」

  熊熊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完张立东拉熊熊的手说:「快点上我的车,不然我要把影片流出去了喔!」

  「你放开我,你这个变态、跟踪狂,我不会上你的车的。」熊熊用力挣扎,但哪敌得过男人的力气,「放开她。」阿义和阿明两人同时来到,一人一拳往张立东肚子打下去。

  熊熊看到他手机掉下去急忙捡起来将影片删除掉,张立东怒气说:「熊熊你真有种,有本事让两个男人替你出头,但你别忘记了,我是陈总的手下之一,惹到我就是惹到他,不要白目。」阿明说:「你觉得这个威吓对我们有用吗?」
  阿义说:「陈总在怎么不择手段怎么会用你这种演艺圈得人渣呢?」张立东怒气说:「你们……很好。」

  「你们为什么要在大马路上吵闹。」陈总居然出现在这里,张立东马上说:「陈总,你来刚刚好,他们两个刚才打我,我把你名字搬出来,他们还是铁齿,继续打。」很明显张立东根本在颠倒是非黑白,陈总看着阿明和阿义,又看着熊熊,冷眼看着张立东,然后「啪!」让在场的人看得都傻了,陈总竟然打了张立东一把掌。

  陈总怒气说:「你该不会天真以为我是非不分吧!阿明虽然是J先生那边的人,但是他不会无故打你,一定是你惹到他,熊熊是他女朋友,所以这件事情一定根熊熊有关,接着阿义过去是我得人,他虽然做事比较没那么可靠,但也不是会随便跟人起冲突的人,所以一定是你惹到他们,他们才会打你的,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张立东根本不敢说,熊熊说:「陈总,张立东胁迫我要上他得车,我已经拒绝他了,他硬拉我的手,所以阿义和阿明才会打他得。」

  张立东说:「陈总,事实是熊熊她…她和这两个男人…」陈总斥喝说:「熊熊怎样我不管,她也跟我无关,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阿强在搞什么花样,你一直藉我的名字在外面吃饭喝酒赖帐,在叫人来公司请款,你说说看从你来我这边后做了什么事情。

  阿强更别说了,帮何立委去台东对付吉爸,到现在也没有回来,你们是真的当我瞎子,我只是不想去管这些事情罢了,奉劝你,最好不要在外面惹事生非,不然我会让你在演艺圈无法立足,连谐星都做不成,别忘记了,当初要不是我透过关系让你可以去国光当主持人,你现在还是一事无成得谐星。「

  张立东握紧拳头,禁不起被怒,但又不能反击得他只能将今天的汙辱吞下,怒气开着车后就离开了。阿明说:「陈总,虽然我们是敌对关系,但这次我是由衷感谢你,我没想到你还是非分明。」熊熊说:「陈总,这次我也要谢谢你。」
  陈总说:「不用感谢我,当初是我让他进来我这边的,那这个人就要由我亲自处理,你们离开吧!」

  说完阿明和熊熊离开了,陈总说:「阿义,你不离开吗?」阿义说:「陈总,之前见到你我就感觉到你哪边怪怪的,今天我总算确定了,你被J先生设计坐牢后,在出来没有过往的气势,也没有在用任何手段设计别人,反倒是规规矩矩做生意,你变了很多。」

  陈总笑笑着说:「是吗?难道你不会认为我在暗中策画什么阴谋妈?」阿义说:「比起过往的你,现在的你比较会替人着想。」

  陈总说:「好了,不说我的事情了,你应该还有工作要做吧!」阿义根陈总告辞后就先离开了,独留陈总一人在这边思考事情。

  熊熊和阿明来到便利商店后,熊熊说:「阿明,这次还好有你和阿义,我才能平安脱险。」

  阿明说:「你不要这样说,你是我女朋友,我当然有义务要好好的保护你,只是没想到阿义也会在那边。」

  熊熊问说:「你知道阿义?」阿明说:「他一早有找过我,还帮你说话。」阿明将事情告诉了熊熊。

  熊熊说:「原来如此,我确实看到你和辜莞允暧昧互动有点吃醋,但又不敢问你,自己一个人乱想,阿义过去也当过我的助理,所以也只有他我比较可以谈心事。」阿明说:「好啦!是我没顾到你的心情,是我的错。」熊熊说:「我原谅你。」两人这样傻笑着。

  回到家后的熊熊暗想:「今天如果不是阿义和阿明,我恐怕早就遭殃了,阿义今天晚上没班,不如就带一点饼乾过去给他好了。」

  熊熊自己做了饼乾后,装在盒子里面要去阿义家给他。走到巷子口这边,张立东和鸡排妹俩人出现,熊熊震惊说:「张立东,又是你,你和鸡排妹为什么会在这边?」

  鸡排妹说:「我就说来这边一定等得到她,照熊熊个性一定会找阿义的。」熊熊疑问说:「这什么意思?」

  张立东说:「意思是早上的影片就是鸡排妹派人跟踪你的,她在把影片传给我,所以我又有影片了,这样知道意思吧!」

  熊熊说:「鸡排妹,应该没有犯到你吧!为什么要针对我。」鸡排妹说:「我只是帮立东达成他的愿望而已。」

  熊熊被两人慢慢被逼到死角,鸡排妹站在外面把风,张立东慢慢走进去似乎想要慢慢玩弄眼前的猎物,淫笑说:「在这里就没有人能够就你了,你就好好尽管叫吧!」熊熊惊恐说:「你不要过来。」当张立东魔爪要伸过去,「你们住手!」危急时阿义跳出来,还有四、五个流浪汉,流浪汉就是阿明之前成立的地下情报组织。

  阿义说:「我已经报警了,你们最好赶紧离开。」张立东冷哼说:「你凭什么指挥我,我都还没开始。」鸡排妹说:「阿义,亏你过往还是陈总手下,现在却变成大好人了。」阿义说:「不用多说,我是不会让你们伤害她得,要伤害她就得踏过我的屍体。」

  张立东说:「很好,我就让你看看我张立东不是一个卖笑的小丑。」说完张立东一拳挥过去。

  但阿义也不是好欺负的,手掌握紧张立东得拳头,「喀喀!」阿义说:「还要打吗?」阿义力气比张立东还要大,张立东在其他男人眼中简直弱不禁风,鸡排妹也看情势不对就和张立东先离开了,阿义说:「熊熊,你没有事情吧!」熊熊说:「没事,受到惊吓而已。」阿义带着熊熊回到自己家中。

  到了阿义家中后熊熊说明原由,阿义说:「熊熊,谢谢你,但你不用为了送饼乾而特地跑来这边,如果今天不是我和那些突然冒出来的流浪汉的话,你恐怕就遭毒手了,不过那些流浪汉为什么会那么多聚在这里?」

  熊熊说:「那些流浪汉可能是阿明的地下情报组织人员。」熊熊说了之后阿义才明白。

  阿义说:「如果阿明不知道你要来的话,那么那些流浪汉有可能是跟踪张立东得,只是没想到现在他反而根鸡排妹联手对付你。」

  熊熊说:「不要太在意这些了,快点吃我的饼乾吧!」阿义点点头,开始吃着饼乾,阿义说:「你手艺还是根之前一样好,很好吃。」

  熊熊说:「谢谢你,除了阿明外,你是第二个对我好的人。」阿义说:「原因你知道得。」熊熊走过去蹲下去,扶着阿义得脸,然后慢慢亲吻下去,熊熊说:「虽然是不对得,但今晚就让我在根你做一次。」阿义也把熊熊压在沙发上亲吻。
  拿出电动棒出来后,插进熊熊小穴里面,熊熊说:「让我更羞耻一点。」阿义将绳子把熊熊的胸部绑起来,把手绑在后面,熊熊蹲下电动棒在小穴里不断旋转着,阿义说:「接下来我会更羞耻的喔!」熊熊点点头,用夹子夹在奶头上,熊熊趴下后,阿义往后面用舌头舔她得屁眼,让熊熊呻吟着。

  「喔………喔喔……屁眼……被舔得好………棒………好爽…………嗯哼………阿……在继续舔着我,人家好喜欢阿…………嗯哼…………喔喔…………电动棒在里面旋转着………熊熊小穴里面都被搞得好奇怪阿……喔喔喔……嗯哼……屁眼被舔得好爽………舌头在里面回绕着………喔喔阿……嗯哼………胸部都被绑起来的………阿阿」

  阿义说:「还会有更好玩得。」阿义将熊熊双手拉高绑着,双脚站大腿,胸前两颗奶被夹子夹着依然晃动得很厉害,大腿被阿义打开一个八字型,电动棒在里面旋转着,阿义淫笑说:「熊熊,被电动棒一下子就搞到湿了喔!太淫了。」熊熊说:「因为好爽。」

  把电动棒换插屁眼,然后舔小穴。

  「阿阿……这次换屁眼被震动了…………喔喔喔………嗯哼………阿………受不了,熊熊小穴被舔得好养好热阿…………喔喔喔……阿义,在让人家爽……我想要更爽……阿阿阿……嗯哼……好棒阿………这样子被绑着,被你搞感觉根阿明一样爽………嗯哼……喔喔喔……阿……爽死我了……你都让熊熊好爽好淫荡阿……阿」

  呻吟声又嗲又ㄋㄞ的熊熊让阿义特别兴奋,阿义说:「接着帮我含了。」阿义走去熊熊面前,将肉棒抬高让她含着,熊熊含着含着后,用手指将熊熊小穴打开后,手指插进去里面抽插,「啪啪!」手指抽插声在小穴里面回响,熊熊越叫越荡。

  「阿义的手指根以前一样厉害……阿阿………让熊熊小穴好爽阿………喔喔喔……爽死熊熊了………嗯哼………虽然这样子不能动弹,被你玩弄着……但熊熊被玩得好爽……好爽得阿………喔喔………嗯哼……可是人家现在想要得是你的肉棒……阿阿阿……喔喔……好爽………在继续用力抽插我小穴」

  「嗯哼……ㄜ阿…………小穴好多淫水都被手指插得流出来了………阿阿…………嗯哼…………手指搞得我好爽…………但人家不满足………喔喔喔……嗯哼………继续抽插我………我要你的肉棒抽插我……喔喔……嗯哼……你让人家好爽了……阿阿阿………你把人家玩得很敏感了阿………嗯哼………阿阿阿……喔喔」

  阿义越玩越爽,熊熊叫得更荡,拿出一张椅子后,阿义淫笑说:「现在我要用肉棒插你了喔!」熊熊说:「我等好久了。」

  阿义站在椅子上面,把插在屁眼的电动棒拿出来,将熊熊屁股抬高后,站在椅子上的阿义将肉棒插进去小穴里面,熊熊就被绑在半空中被抽插着。

  「这样子被绑在上面被抽插还是第一次………喔喔喔……阿……阿义的肉棒这么大这么粗了……阿……终於又插进来我的小穴里面了……喔喔喔……嗯哼……好爽……好棒阿……虽然这样子第一次……但人家好爽阿……阿阿阿………喔喔喔………欧………棒死了……阿义的肉棒插得让熊熊爽死了……阿」

  阿义说:「这样子就爽,等等还会更爽的。」抽插后下来继续抽插,将脚抬高,肉棒「啪滋!」进去小穴里面,用力抽插并且把夹子拿开,用牙刷去刷奶头,熊熊表情变得更荡了,比起之前,现在的表情更是下贱又下流。

  「好爽好棒阿……阿阿……恩欧欧………好爽好棒阿………被干的好爽,阿义的肉棒干得熊熊好爽…………喔喔………阿哈………阿哈………继续干我,阿义用你的肉棒继续干我………这样好激烈阿……喔喔喔………爽死熊熊了………喔喔喔………爽……爽死我了阿……阿义的肉棒根阿明一样粗………阿阿阿」
  「ㄜㄜ阿……好粗的肉棒在干着我的小穴,好爽阿………棒死了……欧欧欧………嗯哼……好用力阿……爽死熊熊了,人家被干的好爽………在继续干我………阿义,在继续用你的肉棒干我……嗯哼………喔喔………继续干我……人家好想被干阿………喔喔喔……ㄜ阿………欧……好爽好棒阿……喔喔」

  阿义说:「这样就爽了吗?等等还会让你更爽。」将手的绳子解开后带到床上继续干,阿义说:「我要继续用力干你了,干那淫荡的骚穴。」熊熊说:「快点来干吧!」肉棒在插下去后,阿义用力的抽插她得小穴,熊熊那发喘声音更是使人兴奋,让人一直想要干她。

  「喔喔喔………肉棒又插进来了,人家爽死了………喔阿阿…………嗯哼………我真是下流阿…………叫成这样………喔喔喔……可是好爽好棒……喔………我很下贱对不对……喔喔喔………阿阿……好爽好棒阿……阿阿………继续干我小穴………阿阿……下流的女人就是要被肉棒插………喔喔……我很欠操欠干得………阿阿」

  阿义说:「那我就用力干死你这欠操又欠干的女人。」接着阿义继续用力干着她,边抽插躺在她身上舔着她奶头,熊熊越叫越Sㄋㄞ,而且那ㄋㄞ的呻吟声连冯媛甄都比不上,听起来就是很想要肉棒的样子,所以阿义和阿明才会对她着迷。

  「阿阿阿……阿义的肉棒比刚才还要更粗了……喔喔…嗯哼阿………阿………熊熊的小穴被干的好爽阿………阿阿………好用力阿………喔……奶头也被吸允得好爽……好有感觉阿……嗯哼………熊熊被你的肉棒干的好爽阿………棒死了………喔喔喔………爽……好爽好棒阿………人家会受不了……阿阿」

  「嗯哼………干死我………ㄜ喔喔………用你的肉棒干死我……好爽阿………阿阿阿………人家这么欠干,用肉棒用力干死我这么下贱又淫荡的女人………喔喔喔……好爽好棒阿……阿阿………棒死了………就是这样子………干得很用力………这样人家才会更下流………喔喔……要去了………去了……高潮了……阿」

  没多久熊熊高潮,阿义将精液射在熊熊脸上,熊熊说:「你精液好浓厚,我眼睛快睁不开了。」阿义说:「去洗一洗吧!」

  阿义带着熊熊进去浴室里面洗澡,洗完澡后熊熊就留在阿义家过夜。隔天早上,醒来后得熊熊没看到阿义,心想应该是去上班了。所以也不疑有他,穿上衣服后就回去了。

  回到家后得熊熊看到手机,是阿义传来的,上面是写陈总现在缺人,他想回去帮助陈总,但不会做任何坏事,顺便回去监视张立东和鸡排妹俩人动作,看看他们在搞什么,熊熊只回说一切要小心。熊熊说:「等等去找阿明好了。」於是穿上外套后去找阿明。

  来到便利商店后,熊熊说:「阿明,我帮你买早餐了。」阿明说:「谢谢。」「阿!」阿明突然叫了一声,熊熊还不明所以,只看到辜莞允从桌子底下起来,辜莞允说:「不是说射之前要说吗?」阿明说:「就这样子射了出来我也无法控制阿!」

  熊熊问说:「你们在做什么?而且那是我的专利,为什么辜莞允可以在桌子下含肉棒?」

  辜莞允说:「阿明昨晚打电话给你,你没有接,他有需要就找我了。」熊雄嘟着嘴,但昨晚她和阿义做爱,也不能说什么。

  而在一条河提边,张立东说:「可恶,想得到熊熊都得不到,鸡排妹,你还有什么办法?」

  鸡排妹说:「既然熊熊你得不到,不如你要不要换别的女人?」张立东问说:「你有人选吗?」鸡排妹拿出最新写真书说:「辜莞允。」

  张立东说:「辜莞允,好像不错耶!」鸡排妹说:「既然决定换她,那我会帮你的。」张立东感谢鸡排妹。

  场景又换到便利商店储藏室里面这边,熊熊说:「阿明,你们两个真要在我面前这样,而且还把我用这样子。」

  熊熊整个人被绑在椅子上,还插着电动棒,而辜莞允则是跨坐在阿明肉棒上抽插着,阿明说:「你和阿义做爱,我和小允做爱,这样刚刚好。」然后辜莞允持续动着。

  「喔喔………阿明的肉棒好爽,好棒阿………喔………人家好爽阿……阿明,可以玩我的身体喔………喔喔喔………好爽好棒阿……而且阿明肉棒比刚才更粗了………喔喔………阿阿阿………人家爽死了………刚拍完写真就找你做爱………喔ㄟ……人家很想你的……阿阿阿………喔喔………好棒阿……爽死了………喔」

  「小允得小穴被阿明得肉棒干得好爽……欧欧……阿阿阿………爽死了………多久没被你的肉棒插了,人家好想阿……阿阿喔………嗯哼……抽插得真爽……继续干我………小允得小穴被阿明肉棒干得好爽………喔喔喔………阿阿阿………要去了………要去了……爽……好爽阿………棒…高潮了」

  辜莞允高潮后,阿明把精液都射在外面,熊熊说:「阿明,我也想要。」阿明说:「晚上在来。」熊熊点点头,把绳子解开后,阿明就先回去,外面只剩下两个女人而已。

  熊熊问说:「辜莞允,我和你没任何关系,但为什么你要一直和我男朋友纠缠不清阿?」

  辜莞允说:「只要你们没结婚,我就有把握让阿明爱上我,不过你要和我公平竞争的话,我也随时后叫喔!」

  熊熊说:「竞争就竞争,我要让你知道阿明是爱我的。」辜莞允说:「那就看看最后谁会是他身边得女人。」

  熊熊和辜莞允得竞争慢慢开始,谁会是赢家呢?而张立东和鸡排妹又会採取什么卑鄙手段对付辜莞允呢?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